都市异能 馭獸小魔妃,禁慾皇叔破戒了-101.小爺是一隻正經獸分享

馭獸小魔妃,禁慾皇叔破戒了
小說推薦馭獸小魔妃,禁慾皇叔破戒了驭兽小魔妃,禁欲皇叔破戒了
夜南音轻佻着小眉头,斜眼看他。
此时她正一副大佬坐姿,坐在雅间的主位上,旁边的桌子上还蹦跶着银小耀。
雅间的房门早就被这兄弟两人撞碎了,门外想要离开的侍从看见这一幕都有点迷惑了。
这画面,到底谁才是客人?
哪有客人给姑娘赔礼道歉的?
不得不说,花无痕是个狠人。
“主人!这个男人好烦啊!要不要小爷帮你把他踹出去!”银耀一点都看不上花无痕,笑的跟只大尾巴狼似的,一看就是想对它家主人图谋不轨。
“行了!银小耀,我们是有素质的人,人家来是来道歉的,你把人家踹出去合适吗?”夜南音开口教导着银耀,虽然她对这个花无痕也没什么好感,但也不能阻止他装逼啊。
“道歉就不必了,刚听说你今晚想包我的场?我这精湛绝伦的才艺,一晚收你一百万金不过分吧?”夜南音勾唇一笑,摆明了想坑他。
装大款是吧!让你装个够!
她那绝美魅惑的笑容,晃得花无痕直迷糊。
他也沐浴春风一笑,“自然是不过分!”
这种贪财的姑娘对于他来说就是手到擒来,最后,姑娘人是他的,钱也会是他的。
亿万婚宠
所谓舍不得钱财,怎么能套住美人呢!
花无痕毫不吝啬,掏出一张一百万金卡,就递给了夜南音,“夜姑娘,收了这一百万金,你今晚可就是在下的了。”
“拿来吧你!”碰上这种人傻钱多的,夜南音一点都不客气,“只要金子给到位了,今晚,我肯定也给你表演到位了。”
希望他能挺过一晚上就行。
夜南音说着就去捡琵琶了,银耀在桌子上转了一圈,嗖……的一下崩上了她的肩膀。
“主人,你还弹啊!”银耀很难受,这个男人是个奇葩吧?这么难听的琵琶曲儿,他想听一晚上?
“当然要弹了,有钱不赚,你是不是傻?”夜南音白了它一眼,突然觉得它这副丑样子也不是没有可取之处。
“主……主人!你盯着小爷干嘛?”银耀莫名有点慌。
GREEN
夜南音掐着下巴,盘算道:“银小耀,你主人我这么拼命赚钱为了养你,你是不是也该奉献一下?”
“主人!小爷可是一只正经神兽,不卖身的!”银耀慌张的抱着爪子。
“想什么呢你?你对自己的形象一点数都没有吗?”夜南音被它的自信给打败了,花无痕就算品位再差,也不至于对一只这么丑的兽干啥吧?
“我在这边弹曲儿,你去那边给他跳舞怎么样?就用现在这形象围着他扭。”
夜南音就不信了!扭不哭他!
“主人,你这是让小爷出卖灵魂,小爷不从!”银耀很抗拒。
夜南音十分耐心的教育道:“银耀,你已经是一只成熟的契约兽了,要学会跟主人一起赚钱养自己,懂吗!不然,你就出去卖身吧。”
银耀哭唧唧的摇晃着大脑袋,“嘤嘤嘤,主人……”
“对对对!就是这个状态。”夜南音打断它,满意的看着它摇头晃脑,“一会儿在客人面前,要晃的更带感才行。”
银耀:“……”
听着她们一主一兽的交谈,花无痕脸上的肌肉狠狠抽动了几下。
他对一个小丑兽晃动身体真没什么兴趣,若是……换成这位夜姑娘!
花无痕强忍着内心的喧嚣,走上前去,“夜姑娘,这长夜漫漫,不能都浪费在这小小的雅间,不如你随我去府中弹奏如何?在下的府邸又大又宽敞。”
驗屍
听听!这歪心思藏都藏不住了!
“当然,您若是嫌一百万金不够包你入府,在下可以再加一百万金,怎么样?”
不愧是生意人,最懂的就是拿钱来砸人了!
这招抛砖引玉玩的溜啊!
若是寻常的红楼姑娘,早被他砸钱的姿势给帅晕了吧。
可惜啊……他招惹的是夜南音!
“花公子想加钱还找什么理由啊,就直接说呗。”夜南音就是不接他的话茬,“那你看看,我这小兽给你献舞,能不能多赚你一百万金呢?”
夜南音此话一出,银耀就凶巴巴的看向了花无痕,那气势足的啊!
如果花无痕敢说他不值,它就立马把人踹出去,小爷还不爱跳呢!
花无情被这只小兽盯得,笑容瞬间僵在了脸上,只好又掏出了张一百万金的金卡,给了夜南音。
“自然是!值得的!”
夜南音笑眯眯的接过金卡,啪!的往银耀脑袋上一拍,“银小耀,你听见了吗?花公子喜欢看你跳舞,你一定要伺候好了,这钱就留着给你买亮晶晶的东西吃。”
银耀被拍的脑袋一歪,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。
这诡异的一幕,吓得花无痕后退了好几步,脸都吓黑了!
“好!小爷跳!”为了养自己,拼了!
只见银耀熟练的捡起自己的脑袋,咔嚓咔嚓,安了回去!
下水道龙王
花无痕:“……!!”
这究竟是一只什么怪物?脑袋掉了还能安上?
登登……
就在花无痕惊悚时,夜南音的一声琵琶魔音,差点没刺穿他的耳膜,震得他脑壳都疼。
只见那只小怪物,晃悠着个大脑袋歪歪扭扭的朝着他走了过来。
花无痕被丑的想跑,可又舍不得夜南音这么个大美人!
想了又想,最终还忍了下来!
他走南闯北这么多年,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识过,还玩不过一个贪财的小丫头了!
報告長官,夫人嫁到 鬥兒
“夜姑娘!”花无痕终于绷不住了,掏出一沓金卡,“这是五百万金,把你这只小兽收回去。”
夜南音一见这感情好啊,还有意外收获!
她收了钱就把银耀送回了灵戒中,不带一丝犹豫,顺便还把小狐妖和兽蛋也塞了回去。
银耀懵了一下,突然反应过来,“主人,小爷还没跟你算账呢,这两只玩意,是怎么回事?”
“银小耀,消停一点,你主人忙着坑钱呢,乖!”夜南音难得的温声细语,却把银耀给惊得说不出话来了。
主人啥时候对它温柔过?肯定有问题!
小丑兽一消失,花无痕终于觉得舒坦了,他端正了一下姿态,笑眯眯道:“夜姑娘,现在只剩下你与本公子了,不如你给本公子献一场舞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