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氣都市小说 傲視秋霜-第七百零八章 大局閲讀

傲視秋霜
小說推薦傲視秋霜傲视秋霜
十年的光阴,在出来后却仅仅只是一天的耽搁,即便是花倩笑几人自己亲身经历,但依旧感觉恍如隔世。
只是这几个还没有倒过来时差,封城那边传来消息,马功成愿意交出兵权,并承诺全力配合抵抗死域人。
这个消息,让花倩笑长松一口气,跟自己同胞刀兵相见,始终非她所愿,能够这样和平解决,实在是百姓之福,苍生之幸。
第二日一早,封城城门大开,马功成带着一群将领整齐列队在城门外,遥遥面向花倩笑攻城大军,一言不发。
一盏茶功夫后,张傲秋带着花倩笑等人过来,在其三丈距离外停下,马功成一见,上前两步,单膝跪地,双手一抱拳道:“末将马功成,参见秋帅。”
张傲秋一见,立即上前,一把扶起马功成道:“马将军不必多礼。”
说完细细看了看眼前的马功成,微一点头小声问道:“一切都还顺利?”
马功成闻言,脸色一黯道:“城主亲卫军誓死不降,末将迫不得已,只好使了些非常手段,幸得其他几位将军相助,虽然有所伤亡,但还在可控范围内。”
张傲秋听了,抬头望向封城内,神识看到城内到处战乱的痕迹,知道情况并不像马功成嘴上说的那么轻松,也不说破,点了点头道:“马将军现在就是封城城主,以后我们就是并肩作战的袍泽,封城怎么管,你自己全权决定,我只要以后对死域人开战,你部兵马能听从调令的兵权。”
张傲秋这个承诺,倒是让马功成意象不到,原本他以为张傲秋会派兵接管封城,自己这帮人还不知会被怎么处置,先前心情还在忐忑在,现在听来,则完全相反,一时脑子还没有转过弯来。
马功成愣了好一会,脸上露出一丝愧色道:“秋帅心胸,末将佩服,先前末将还在想,不知道后面还会挨什么收拾了。”
张傲秋听马功成说的直接,不由哈哈大笑,伸手拍了拍马功成肩膀,转移话题道:“有俘虏没?”
马功成闻言,点头“嗯”了一声道:“有三千人。”
张傲秋听了,一摆手道:“这些俘虏你留着也不心安,这样吧,这些俘虏及其家眷一并都交给我,我自有用处,不过你放心,我不会杀了他们。”
这些俘虏,确实也是马功成一块心病,留着是个祸端,不留吧又怕惹下抹杀功臣的罪名,这个罪名一旦落正了,下面人就会落下心病,时刻提防,毕竟这些人打着的是为城主报仇的旗号,从另一个方面来说,他们也是忠臣。
张傲秋将他这心病解除,让马功成顿时感觉轻松不少,剩下的事完全可以放手去干,一时到有几份春风得意的意思,后面交接兵权的事,也就顺顺利利了。
马功成本想在封城备桌酒给张傲秋等人接风,但被张傲秋婉拒了,不过酒不喝,但是封城和平交接的事,却要对天下发出檄文,这里面自然就少不了马功成这个主要人物了。
对这,马功成却是一点都不在乎,他也是饱读诗书的人,国跟家,孰轻孰重还是分的清楚的,只是他没想到,他现在不在乎,后面人生却是因此饱受折磨。
而这道檄文,当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,在那些还在观望的各城镇掀起了轩然大波。
因为这道檄文里面有两层意思,其一、那位说要对内下刀,这次是来真的了;其二、先前檄文里说的,现在在封城都兑现了。
这下事情就搞大了。
马功成能够坐上城主位,虽然是张傲秋阴了他一把,但其他各城主却不这么看,一门心思认定是马功成自己想要上位而诛杀封城城主全家,按这个搞法,自己若是再坚持不降,只怕还轮不到别人来收拾,说不定就会被像马功成这样的自己人给阴了。
一时各城镇风声鹤唳,同时对马功成是铺天盖地的各种口诛笔伐,最终将其定义为不忠不义,不孝不仁的奸诈小人。
这也是告诉其他人,你们要是学了马功成,这就是下场,不得好死,只是这个喷口沫子的操作,能起多大作用,就不好说了。
毕竟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,历史上这种情况多了去了。
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到马功成耳中,这里面的是非曲直,只有他自己跟张傲秋知晓,想要辩解都不知从何说起,心中是窝着一肚子火。
不过这个火,最终是发在了死域人身上,在张傲秋完全收服剩下三城后,将中原腹地所有兵力整合,正式成为第四军,马功成则是第四军最高统帅。
至此在中原范围内,各战区在各地域已成雏形,张傲秋根据地理方位,将四军更名为青龙、白虎、朱雀及玄武,分别对应一、二、三、四军。
而在接下来对死域人的几场大战中,马功成所率玄武军每次都是顶在最前线,死战不退,打出了气势跟血性,也让天下人看到,他马功成是铁骨铮铮的汉子,心怀的是天下苍生,并不是不忠不义,贪恋大位之人。
御 靈
耻辱只能用血来洗刷,虽然这个耻辱是被逼背上的。
这也让马功成在帝国建立后,一跃成为跟杨旭并肩地位的军方大佬,只是他的这种不要命的打法,却让杨旭感到了压力,要是再这样整下去,只怕自己左先锋军的殊荣要让位了。
你能杀,干死死域人那些狗日的,老子也不差。
这样的两军竞争,张傲秋自己还真没有想到,但做为一个统帅,能有这样的部下,只能是偷着乐了。
中原腹地的整合,也预示死域人大势所去,但是对于赌徒来说,越是输的狠,越是不会放手,死域人军方此时就是一个即将输光一切的赌徒。
本来还想守着手上七八座城池傲娇一下的,没想到张傲秋动作太快,不到半年的时间就将中原腹地整合,这下是憋不住了,再这样等着后方的援军跟粮草,只怕是会凉凉了。
不过却又不敢大动,对方势力现在是如日中天,很有可能会携势出击,只有先观望一段时间,再据实定下策略,只是观望了好久,那边是战鼓擂得响,却不见一兵一卒调动。
美国大牧场
这一等一望是没什么问题,但是最大的问题出现了,军粮跟不上了,学别人出城去种粮食,那是别想了,周围都是虎视眈眈,种的粮食能不能收回来先不说,估计中粮的人绝对是要做肥料的。
没别的招了,那就去抢呗。
不过去抢,也不是嘴上说说就完了,首先抢的对象得有量,小打小闹的还不够出场费的,但有量的,在这年头,都是有大军在旁保护,而且现在粮食这么艰难,好不容易买点粮食,那还不是小心再小心,一点风声都不会透出去。
守株待兔成本太大,不过活人也不能让尿憋死,得想招,但想来想去,也只有以战养战这一条路了。
于是死域人在冬季发动攻城战,专挑软柿子捏,那位爷惹不起,其他的还好说。
刚开始还只是试探着进攻,打一下防一下,主要是怕会不会被趁火打劫,哪知那边是敛旗息鼓,半点动静都没有,这下胆子大了,开始下死手的整。
不过冬季用兵可不是个好季节,攻的是叫苦连天,守的也好不到哪去,但没办法啊,总不能饿死吧?
前方攻防双方的战报,是一点不落的全部汇集到张傲秋手中,看得是心里暗爽,老神在在地坐山观虎斗,打得越欢实越好。
在马功成那收的三千俘虏,加上家眷,总共将近六千多人,全部送到乾坤图内去种地,粮食每天都是哗哗的流,这年头,只要能给口吃的,那就叫爷。
那两边打得是热火朝天,但打得越热闹,流民就越多,张傲秋趁机出手,流民有一个算一个,全部收了过来,无限扩充兵源,趁着这绝好的时机,加紧练兵。
而这一切大好的局势,都是因为当时紫大师一个注意,张傲秋每每念起,都是感叹不已,大师真不愧是大师,服。
冬季四个月,死域人又攻下四座城池,手上地盘大增,各种报复性烧杀抢掠,犯下滔天罪行,其罪罄竹难书,在中原大地上留下一段不可抹去的耻辱历史。
死域人一通操作猛如虎,但也只能到此为止,不敢再动,因为兵力已经明显不够了,而在开春,终于等来了好不容易抵达的援军跟粮食,不过却只是寥寥几艘战船,看得是差点老血喷一缸,但也没有办法,有总比没有的好。
张傲秋几个在那座海上孤岛沉船之举,无意中搅动了整个战局,胜利的天平开始往中原这边倾斜。
现在的努力不是没有用,说不定在未来的那一天,一张天大的馅饼就会砸在了头上。
(傲霜写这本书,成绩一直是扑街,但还是一直坚持下来,也希望现在的努力,在未来能够换来一张小小的馅饼)